在十年時間里,清河濱河路北側的洗車店通過私抽自備井水洗車,漸漸形成了擁有30餘家黑洗車店的“非法洗車一條街”。昨天,多部門進行聯合執法查處,但效果堪憂,執法人員收繳兩車洗車工具剛走,半小時後店主們紛紛重新開門營業。據瞭解,因該地長期處於待拆遷狀態,這裡的黑洗車店多次被查處卻難根除。
  京華時報記者黃海蕾
  □現狀
  自備井水洗車零成本
  在朝陽區與昌平區交界處,清河濱河路北側的非法洗車一條街生意興隆,短短500米的河邊擠滿了30餘家洗車店。洗私家車10元,洗大車也不超過15元,這個實惠的洗車點在天通苑車主中幾乎無人不知。
  別處洗車少則二十元,多則四五十元,這裡洗車為何如此便宜?一位店主告訴記者,這裡的洗車店用的都是自備井水,洗車不必考慮用水量,更不用花錢。“一般都是夫妻店,可以不算人工費,電費也不多,基本上屬於零成本,雖然洗車費不貴,但來這裡的車多,每年能賺10萬元錢。”該店主稱,開洗車店的多是外來打工人員,他已經在這裡開店6年,其他還有經營10年的。
  按照規定,正規洗車行應具備水循環設備,循環的水至少要利用三次,這裡的店並沒有此類設施。另外,清河河道外70米為保護範圍,保護區內不允許經營洗車,無論從行業管理還是其他規定,這條經營已久的洗車街都該取締,但多次執法卻不能根治。
  □尷尬
  查完半小時重新開業
  昨天上午10點,北京市水務部門以及朝陽區來廣營鄉政府,區水務、城管、公安部門對“洗車一條街”進行聯合執法。見到執法人員到來,各洗車店工作人員趕緊收起門前的遮陽傘,並慌忙把噴水槍、吸塵器等工具往屋裡搬。
  執法人員迅速收繳一些店外存放的洗車工具,裝滿兩輛執法車,10點半左右,執法人員收繳完畢開車離開。剛剛喧鬧的“洗車一條街”迅速安靜下來。
  但這種狀況並沒有持續多久,半小時後,記者註意到,各店開始恢復營業。
  多位店主提到,近幾年,時常會有執法人員來查,一般是收完工具就走。“今年已經查了兩次,剛過年那次收得特別乾凈,店外面的東西全收走了,但收完照樣乾。”一位店主說,這裡的店都沒有營業執照,政府部門也拿他們沒辦法,十年來一直這樣經營著。
  □原因
  拆遷地帶法規難約束
  昨天,市水政監察大隊大隊長汪政良介紹,清河濱河路的違法取水是歷史遺留問題。這些非法洗車店的水都從周邊的農用井、工業井或者自備井等9口井中取來,屬於私自取水。因為這些店沒有營業執照,所以用來約束正規行業的法規對他們難以起到觸動作用。
  另外,該區域為待拆遷區域,最早只有十幾戶待拆遷的村民,由於長期得不到拆遷,長期私搭亂建便形成了現在的規模。一些外來務工人員利用自備井的用水優勢,做起洗車的營生。
  不少洗車店主表示,十幾年以來,這個區域一直沒能拆遷,所以他們得以長時間在此經營。“除非他們每天派人盯著,不然他們走了我們還會繼續開。”
  汪政良表示,最好的解決辦法,就是疏散分流這裡的外來人口,可以通過拆遷等方式進行調整。然後再進一步採取綠化美化,改善這一地區的環境。
  □應對
  農委將出台治理政策
  汪政良表示,按照北京市節水辦法,僅依照法規“擅自改變農用井用途”一條,就可以對這些黑洗車店進行2萬至10萬的處罰。而擅自從自備井取水,也會處以10萬元的罰款。汪政良表示,也不排除這些店擅自打井取水,如果發現這樣的情況,可以依法對其處以2萬至6萬元的罰款。
  據瞭解,對於該區域的治理為屬地管理。朝陽區水政執法大隊負責人介紹,由於這塊地屬於農業用地,下一步農委將對該區域進行規劃,目前尚未出台任何具體措施或者方案。
  至於是否能將這些井封閉,執法人員表示,該地區的生活用水也從這些井里取,所以不能簡單地對井口一封了之。  (原標題:“洗車街”查後半小時就重張)
創作者介紹

bosco

ik34ikuqc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